从被炸的大使馆到突然去世的大使,大国外交永远没有句号!

时间:2017年06月23日作者:佚名

从被炸的大使馆到突然去世的大使,大国外交永远没有句号!

 

作者:龙天霸

 

今天,也许真的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发生了三件事情,不但刷爆手机屏幕,而且也让人思绪万千。我也想了很多,不得不想;也不得不说,不说不快。

 

事件一:我泪流满面,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一大早,我就收到朋友发来的微信,说习近平主席和彭丽媛夫人在对塞尔维亚进行国事访问,首站就是前往中国驻南联盟被炸使馆旧址,凭吊在使馆被炸事件中英勇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3位烈士。

 

那一刻,我顿时泪流满面!

 

17年,整整17年!17年的光阴是如此匆匆,我已经从当年挤在人群中扔板砖的青葱不羁少年,变成了流落江湖的异客。当年每扔一块板砖,我都要大骂一声,日你老母。现在却是每天一杯清茶,闲看花开花落,徒叹华发早生!

 

但我何曾忘记过这一天!

 

无论是在我的小说里,还是其他的文章,我都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把它记了下来。因为,这是我的历史,也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历史,一段以后我会告诉孩子们的历史。

 

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无论是在庙堂,还是在江湖,为什么这一天却总是让我魂牵梦萦?

 

因为,17年来,当年如我一般的热血少年,很多时候都躲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一边流泪,一边期盼,一边等待,一边幻想:幻想能有那么一天,幻想能有那么一个人,能勇敢的站在那里,告慰我们当年曾经热血的一切。

 

今天,他去了。他终于去了。他就站在那里,和他的夫人,面对那被破坏的使馆旧址,低着头,默默的祭奠我们的烈士,也在祭奠我们那曾经热血的青春。

 

他,终于圆了我们的梦,他给我们17年的等待和期望划上了一个句号。他,让我们终于心愿已了,可以笑慰英烈,此生再无遗憾。其实,我还是有点小小的愿望:要是彭丽媛夫人能为我们的烈士低声吟唱一首《父老乡亲》,那该多好啊!

 

他,就是习近平主席,和他的夫人彭丽媛。

 

我才突然想起,17年了,我们国家都已经换了三届领导人了。但, 这却是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到我驻南联盟被炸使馆遗址去凭吊祭奠我们的烈士。为什么却只有他,和他的夫人,勇敢的站在了那里!

 

今天早上,我是如此的泪流满面,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祖国,不会忘记忠诚于他的儿女。

 

领袖,不会忘记冲锋在前的战士。

 

人民,不会忘记为他们浴血奋战的英雄。

 

本来该用胜利来祭奠烈士,今天我们先用泪水。因为我坚信,只要有无所畏惧的领袖,那么就一定会有勇往直前的战士!那胜利,也就不远了!

 

领袖都来了,胜利还会远么?

 

事件二:我不会苟同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边泪水未干,那边消息又来。

 

快中午的时候,朋友圈突然就被一条消息刷爆,原驻法大使、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在武汉因为车祸突然去世。

 

老婆在旁边大叫:老公,这个吴建民,是不是你们经常批评他的那个吴建民?

 

我迅速打开手机,看了新闻,心中就像突然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都出来了,什么味都混在了一起。

 

不错,是他。我们批评过他,但没有攻击他。我对老婆说:他有些观点是错的,但他是个好人,是个对中国外交做出过贡献的人。

 

是的,我们批评过他,而且批评过他很多次,但却从来没有攻击过他。因为,我们是做智库研究的,我们必须尊重每个做研究的人,哪怕他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必须尊重每一个观点,哪怕他与我们尖锐对立。

 

我不会苟同你的观点,因为这是我们每一个做智者的原则;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哪怕你是我们的对手。这就是我想对吴建民先生说的,愿建民先生一路走好。

 

17年前被炸的大使馆,今天突然逝去的大使,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情开始有点沉重起来。

 

事件三:一篇重新刊发的文章和一篇突如其来的文章

 

最近成都的天气很反常,很热,热得要命。我在家里心烦意乱,完全呆不住,只好跟老婆请假,溜出去找朋友喝茶。朋友又迟迟不到,我就只好玩手机看微信。

 

于是我就看到了某智库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吴建民: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本质是反对改革开放。

 

我顿时有点莫名其妙起来,这篇文章不是6天前(612号)在该公众号就刊发过么,怎么今天又来刊发?再想到吴建民先生突然逝去,这篇文章又再次出现,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我是在几天前就看过这篇文章,因为,我们也需要学习,需要了解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吴建民先生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是: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国关系,中美双方都要警惕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损害中美关系,坚决维护好中美关系大局。

 

其实这篇文章讲得是相当的好。吴建民先生在文中提到过,不但在中国,而且在美国,都存在着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可能将对中美关系产生较大的影响。不但要警惕中国的民族主义,也要警惕美国的民族主义。

 

虽然我不认同吴建民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就是反对改革开放的观点,但我也认为: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对我们国家的安全与发展无益。

 

没有想到的是,很快就有人在朋友圈发了另外一篇文章,开始让我有点坐不住了。该文作者叫李方,文章标题为:悼念吴建民:为什么外交部必须是鸽派?

 

该作者在文中首先强烈攻击了王毅部长,该作者认为:即便是最强硬的杀气,也要用华丽而礼貌的语言,这才是外交的精髓;而王毅部长对外国女记者发火,则是背离了外交身份和外交精髓。

 

接着该作者笔锋一转,转而大力推崇吴建民的外交理念,并将吴建民的理论总结为:时刻准备沟通,时刻准备妥协,哪怕最强硬的国家意志,也要用最礼貌的语言表达出来。该作者认为吴建民是鸽派,中国的外交部必须由鸽派来主导,吴建民的去世是鸽派的重大损失。

 

看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想说,可能这个作者并没有看到奥巴马当着记者的面大发雷霆踢破门,也没有看到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经对着记者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最最重要的是,我想给这个作者讲一个故事:193777日发生了卢沟桥事变,日本占领了华北。这个时候蒋介石想和日本谈判,希望和平解决华北问题。中方外交代表团就如该作者说的一样,西装革履,举止优雅,态度亲切,言语得体,可日本人就只丢过来一句话:宝剑既已出鞘,岂能不饮血而归?

 

同样,199958日,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三人牺牲,多人受伤。在这个事件里,我们看到的只有赤裸裸的霸权,何来一点优雅?有人要说,美国最后不是道歉了么,赔钱了么?人家还是讲道理的。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也可以道歉,我也可以赔你钱,只要你肯让我也这么整一下,我可以比你更优雅。

 

其实,中国外交官的素质在全世界都是有口皆碑的。王毅部长的表现,也正是这种高素质的表现之一,因为外交与军事一样,既是文明之师,也是威武之师。

 

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中国人,包括吴建民先生,都不希望大使馆被炸事件的悲剧再次上演。

 

17年前被炸的大使馆,到今天突然因为车祸去世的大使,这绝对不是轮回,因为历史永远不会为大国外交划上句号。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求和平,则和平亡。这就是我们从烈士的鲜血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

 

至于李方的目的,其实在文中表现得非常清楚了,那就是吴建民突然去世,鸽派势力受到严重打击,再加上王毅部长是鹰派,外交部可能将被鹰派把控。所以他很担心,很害怕,我想这才是他的目的。

 

朋友过来之后,说起这个事,他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对别人的文章和观点论长说短,但他还是主张我应该专门写个文章,说上几句。他说:这不是批评,这是告慰。也许对吴建民先生来说,这才是最好的告慰。因为我们都不希望在吴建民的身后,还有人在寻章摘句,故意曲解他的观点,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为了吴建民先生,我会再写一篇文章,就叫《悼吴建民》,以托哀思。

 

 

( 编辑:向红君)
文章热词:被炸 炸的 大使 大使馆 使馆 突然 去世 大国 国外

上一篇:龙天霸等我国应尽快将“永暑礁”更名为“永暑岛”

下一篇:有一种伤,叫内伤;有一种错误,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延伸阅读:
分享按钮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