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金融安全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软肋

时间:2017年06月23日作者:金一南

“心胜”反义词,就是“心虚”,或者“心败”。在《心胜》这本书扉页上,我写了这样一句话: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如果反过来看,那么还可以这样写一句:被对手打败有两次,第一次也是在内心中。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是这个道理。让一个人无法做到心胜的,是自己的软肋。不管个人还是国家,都有自己软肋。软肋从来都是心胜最大漏洞。

从国家经济安全来看,金融安全就是我们最大软肋,最让我们“心虚”的领域:心虚在真正进入这个充斥现代资本运作的领域很晚;心虚在并不完全了解那些令人眼花瞭缭乱金融衍生品的全部意义;心虚在这个领域基本都是别人的理论体系,我们十分欠缺自己的理论——更不要说什么体系了;心虚在这个领域通行规则基本都是那些大鳄们制定的“大吃小”、“快吃慢”规则;心虚在信息化、网络化时代的金融已经真正进入全球利益互联、侵害和灾难也互联的时代;心虚在这个领域的技术框架、运行平台、核心设备、关键软件等并非完全自主可控……坦白地说,这个领域已经成为当今国家安全诸多领域中,中国人最缺乏“心胜”的领域。

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其观点从问世以来饱受争议,但随着时间推移又逐渐被人们认可。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列举西方文明控制世界十四个战略要点,第一点即是“控制国际银行体系”,第二点是“控制全部硬通货”,第五点是“掌握国际资本市场”。在十四个战略要点中,三个与金融直接相关。亨廷顿已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2008年悄然去世,其观点却非常值得获得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东方世界深思:要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懂得霸权力量控制世界的手段,必须找到相应的应对方略。

1947年国内革命战争的战场,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在“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关键时刻到来之际,毛泽东一连问了四个“敢不敢”:“我们长期在农村打游击,我们敢不敢进攻大城市?进去之后敢不敢守住它?敢不敢打正规战、攻坚战?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口,要吃、要穿,面临这么多的问题,我们共产党敢不敢负起责任来?”毛泽东问周围人四个“敢不敢”,强调的不仅是态势,更包括内心。这就是心胜——首先在心中战胜对手。我们说心胜并非胜利的全部,却是迈向胜利的第一步

今天这几个“敢不敢”,同样横亘在我们面前。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一直到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以及历年来大大小小的金融波动和股市震荡,不论收益还是损失,不论经验还是教训,我们都已经具有,再也无法用缺乏这类实践来推诿了。毛泽东从1928年提出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到1947年连续发问“敢不敢进攻大城市”、“敢不敢守住它”,相隔19年。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今天也已过去18年。我们已经有了不算短的时间完成探索、积累和思考,我们应该“长大”了,不应该永远都是别人的“小学生”了。能不能、想不想、敢不敢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金融安全理论,尝试着按照自己的金融安全理论制定金融政策、规划金融战略,已经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如果说需求牵引的话,那么消除国家安全中这个最大软肋,就是当今最为迫切的国家需求。《金融与国家安全》就是对准这个软肋而来。

金融领域需要解决的安全问题千头万绪,这方面的探索只是刚刚开始。作者最为可贵之处在于甘冒风险探索,努力探索攀过国家安全中最困难的这段反斜面的有效路径。作者凭借的不仅仅是匹夫之勇,更有基于专业精神的严谨和缜密,以及来源于团队研讨的集思广益。在国家金融安全领域积极寻求“心胜”,一步一个脚印、不怕碰得头破血流的切实向前推进,是这本书的最大意义。

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我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巨大的风险。“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当今最需要也是重要的,就是国人在已经具备专业力量基础上,再树立起自己的精神力量。

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自己内心中。

 

( 编辑:向红君)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金一南:金融安全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软肋]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