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为什么中国的汉奸这么多?

时间:2017年06月23日作者:金一南

为什么中国的汉奸这么多?集团性的精神沉沦,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批一大片。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中央宣传部部长周佛海以下20多位中央委员投敌,58位旅长、参谋长以上将官投敌,有的部队成建制哗变。整个八年抗战,协助日军作战的伪军高达210万人,超过侵华日军数量。

“二战”中,各国都有伪军。德国进攻苏联,苏联卫国战争开始,乌克兰就出现了伪军;德国进攻法国,法国也出现伪军;意大利进攻阿比西尼亚,即今天的埃塞俄比亚,也出现了伪军。但是伪军数量超过侵略军数量的,中国是唯一一个。

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王克敏、殷汝耕、梁鸿志、王揖唐、齐夑元、庞炳勋等,这些汉奸,哪一个不是军政精英?庞炳勋前脚在台儿庄作战获得战功,后脚就降日,成为日伪24集团军军长。

汉奸与汉奸之间还斗得非常厉害。南京伪政府的汪精卫与华北伪政府的王克敏就斗得不可开交。王克敏看不起汪精卫,说:“精卫啊,怎么跟日本人打交道,你还得跟我学。那帮家伙前面说话后面就不算数。”王克敏之所以这样说,就因为他比汪精卫降日早,在汪面前摆老资格。汪精卫很生气,在南京伪国会弄了个提案,把王克敏的权力尽数剥夺。会议期间王克敏打瞌睡,提案表决时,糊里糊涂跟着大家一起举手,后来才发现权力没有了。

王克敏还找周佛海发牢骚:“我都快70岁的人了,快要入土了,管他什么汉奸不汉奸,反正当不了几年,到时候两眼一闭,呜呼哀哉。你看汪先生,自己下水也就罢了,何必把一些年轻人也拖下水,跟着他当汉奸挨骂呢,他做的可是缺德事情呀!”弄得周佛海连声叹息:“我们中国都到这个地步了,还窝里斗!

再看汪精卫用来取代王克敏的王揖唐,此人到了一趟日本,见了裕仁天皇,回来写首七言诗:“八纮一宇浴仁风,旭日萦辉递藐躬;春殿从容温语慰,外臣感激此心同!”多么丑陋和丢人的事!这样一批人,把中国政治演绎到如此龌龊和猥琐的地步,怎能不极大地助长侵略者灭亡中国的骄横和癫狂。这难道不是集团性的精神沉沦和人格沉沦?

为什么出现这样局面,起码有以下几点理由。

民国政府有一批党政军领导人认为抗日必败,最典型的就是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他的观点:“战呢,是会打败的,和呢,是会吃亏的,就老实承认吃亏,并且求于吃亏之后,有所抵偿。”

国民党统治层有一部分人主战,汪精卫问主战的冯玉祥:“大家都说抗战到底,这个‘底’在何处?”冯玉祥回答:“日本投降。”汪精卫后来嘲弄说:“这简直是一个丘八的狂妄与无知。”

像汪精卫这样无心抗日、谋求妥协的,当时大有人在。军人中的顾祝同、朱绍良、熊式辉、李明扬,政客中的陈公博、周佛海、陈立夫、陈布雷、高宗武,文人中的胡适、陶希圣、梅思平、张君劢、罗君强等,都是这样一批人物,全都觉得抗日不行。像冯玉祥这样想抗战的是少数,统治阶层弥漫着浓烈的妥协空气。

1932年“一·二八事变”之后,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周佛海在自己的花园洋房里建了一个地下室。1937年全面抗战后,党政军一批人都在这个地下室躲避空袭,对抗战前景持悲观情绪。胡适为这个小组起名叫“低调俱乐部”,都认为打不得。什么叫“低调俱乐部”?抗战是高调,蒋介石讲抗战,就说蒋是唱高调;冯玉祥讲抗战,也说冯是唱高调。别人都在唱高调,只有我们这些人理性。汪精卫表面上没有参加“低调俱乐部”的活动,却是他们的总后台。

“俱乐部”核心成员周佛海说:“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种能和日本比拟,战必败。”其他组织骨干,如陈布雷、胡适、张君劢、罗君强,几乎都是海外留学回来的,认为人家一切都好,中国一切都不行。

胡适这样的大学者,就是当时精神意志上跪倒的典型。因为跟“低调俱乐部”混得太深,蒋介石专门把胡派到海外担任国民政府巡回大使,逼他不得不按照国民政府的口径表态,才慢慢把心态给扳过来。若不是蒋这一“扳”,胡慢慢也就跟着张君劢、梅思平一起,说不定随汪精卫混到伪政府里去了。

胡适在出国以前曾向蒋介石力荐高宗武,说此人能负责。高宗武是谁呢?时任国民党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高宗武的所谓“见识”,就是只要中日开战,打不了三个月中国就垮。高宗武后来与汪精卫一起降日。这样一批精神上完全被对方奴化的人,怎么可能寄希望让他们来维护中华民族利益、维护中华民族立场。

 

 

 

( 编辑:向红君)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金一南:为什么中国的汉奸这么多?]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