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敲开金融霸权的内核

时间:2017年06月23日作者:乔良

敲开金融霸权的内核

 

——序张捷《定价权》

 

 

很多人都抱怨: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不但普通人看不懂,连一众专家学者们也看不懂。不管你是国际关系问题专家,还是经济金融问题学者,不管你是秉持传统经典学说,还是运用现下流行理论,统统解释不了——起码无法完美解释——当今世界乱象。

 

谁该为2008年金融危机负责?是华尔街,还是美联储,抑或美政府?既然克里已承认伊拉克战争是一场错误,那么对伊拉克重陷内战后撒手不管,是避免陷入新的错误,还是在犯始乱终弃的错误?用互联网推进颜色革命,颠覆异己国家,让中东地区陷入连锁式混乱,到底对谁有利?在波黑战争时,西方积极推进科索沃公投,为什么到了乌克兰危机,西方却拒不接受克里米亚分离?为什么恰恰在美国宣布“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后,亚太特别是中国周边地区形势,变得愈加不平衡?

 

地球人都知道这一切皆与美国有关,但地球人大都不会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与美国有关?更重要的是,与美国什么东西有关?

 

知道哥德巴赫猜想是数学难题的人很多,但知道如何去解这道难题的人却没几个。

 

更何况在面对事关美国和霸权的奥秘这一顶级话题面前,“天机不可泄露”这句中国人的古语,似乎已成为世界许多专家、学者的共同禁忌;集体性失语。那么他们究竟是心知肚明而刻意回避,还是根本就没有能力谈论这个话题?在我看来,后者的可能要大于前者。

 

因为要谈论这个话题,首先需要有手术刀一般锐利切割问题的洞察力。而这是一般有学历、有学识、有专业资质的人未必都能具备的能力。更何况洞穿这一问题还需要一定的天赋,谈论这一问题更需要一点勇气呢。这就使得很多人绕道走开,没有人能,也没有人敢碰这一敏感又尖锐的课题——帝国霸权之谜。

 

所有的帝国都会追求霸权,行使霸权。但霸权的核心是什么?霸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实现这一目标的工具又是什么?这是千百年来从中国人谈论“霸术”到西方人(马基雅维里)研究“君主论”,都一直瞄准的靶标,却很少有谁能一语中的。

 

特别是当这个话题在过去一百年特别是近半个世纪里加入了美国因素之后,就更加变得扑朔迷离,令人难解。

 

首先,美国是个帝国么?有人说是,有人说不是。如果说是,美国却分明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一个帝国,从它没有海外殖民地,也不从其打仗占领的国家掠夺资源财富,更不驱使奴役占领地的人民来看,美国完全不像一个帝国。如果说不是,美国为什么追求霸权,并且拥有霸权?1975815日之后,美国人用纯粹的信用——纸币——获得了它孜孜以求的金融霸权,顺便也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

 

美国的确没有一块海外殖民地,但它却把全球贸易都纳入了用美元结算的实质性金融殖民体系;它也的确没有公开掠夺过别国的资源和产品,但它用几乎没有成本的“绿纸”交换这些资源和产品,这无异于隐形的掠夺;它也没有驱使和奴役别国的民众去为美国直接打工,但它却通过制造业转移,把美国人眼中的那些“垃圾产业”、“夕阳产业”统统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实现了间接的“驱使和奴役”,它自己却不用承担管理和统治这些国家与地区的成本,又不用面对这些国家与地区的劳资纠纷、反抗和敌意,而帝国之利,它却一分也没少得,甚至所获更丰。看看近二十年来,美国GDP整整翻了一番的增长,与世界其他国家拉开的距离!

 

这真是一个绝顶聪慧的帝国。

 

这个帝国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有些人试图解开这个谜底,但几无成功;更多的人则选择了沉默和回避。谁愿意冒揭开“伏地魔”的真实面目,而被它所伤害的风险呢?想想阿桑奇和斯诺登的下场!

 

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站出来,扮演揭穿“皇帝的新衣”的勇敢者角色。

 

今天,这个人是张捷。

 

他用《定价权》这只榔头,为我们敲开了金融霸权坚硬的外壳和内核。

 

看看他发现并告诉我们什么?

 

一开篇,他就把问题摆在了桌面上:“定价权”问题到底存不存在?因为,按照经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既然是波动就有高有低, 没有‘定价权’问题。”“而西方经济学讲的是供求关系,在供给随价格越来越大和需求随价格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形成所谓均衡点”,应该也不存在“定价权”问题(这是一个极为重要,迄今为止没有一位东西经济学家发现的问题)。可事实是,无论从个人经验,还是从国与国贸易融通的角度看,定价权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那么,对这一问题认识的缺位,究竟是无知者的认识盲点,还是有知者的刻意掩盖?我想是二者兼有。

 

无知者的认识盲点,可以不必追究,因为人类历史上,知识和思想,从来就不是对所有人洞开的。

 

对“有知者的刻意掩盖”,我们倒是应该问个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要对这一人们从日常生活到国与国贸易融通时时刻刻都会遇到的问题,要刻意遮蔽,不让更多的人了解它?甚至在经济学教科书中,独独不讲授这一至关重要的决定性环节?

 

由此开始,张捷一步步、一层层把我们带进了他的发现:

 

首先,他发现了西方近代的崛起,不是始于科技的进步进而导致的工业革命,而是缘于蒙古骑兵带着从亚洲各国特别是大宋帝国劫掠的大量金银,远征欧陆,其后是葡萄牙帝国、西班牙帝国、把从新大陆尤其是印加帝国劫掠的巨量黄金,运回欧洲,给西方世界带来了丰厚充裕的流动性,才使西方获得了殖民东方乃至世界的雄厚金融实力,也使西方人可以用极低的利率就获得资本发展经济。相比之下,东方国家特别是中国,由于贵金属的开采量低且屡经战乱,造成流动性始终不足,一直处于高利率状态,无法充分利用资本发展生产力,其产品在与低利率下的西方产品竞争时便毫无价格优势。结果,一旦东西方贸易的大门打开,缺少流动性的一方,为了尽快出售产品以换得现金,就不得不被迫接受低价也在所不惜。久而久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把定价权拱手让人。这意味着丧失了定价权的东方包括中国,在与西方的竞争中,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获得了定价权的西方,则可以极其低廉的方式占有东方的财富和劳动,进而从从容容地发展自己的科技,开始一场改变西方面貌的,也改变世界格局的工业革命,人类社会从此进入西方人主导的世纪。

 

这就是定价权的秘密,而这种不那么光彩的秘密,西方人怎么可能把它昭示天下,写进自己的经济学教科书?

 

而当美国人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金融权杖,又经过对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背弃到牙买加体系的演化后,更把“金融定价权”推高到了一切定价权的巅峰。一切价格皆由美元标的,意味着一切财富价值几何都由美国人说了算,这是操控全球财富的最高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中国人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贱”的“奇观”,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没有定价权,就没有发展权,也就没有生存权,这个道理,那些认为中国如不把自己的“肉”廉价卖出去,就连肉汤也喝不上的人,懂吗?

 

定价权就是财富的分配权,最终也就是对财富的占有权。

 

“中国要崛起,首要的是不能被掠夺,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情况下,要认识到分配财富的权力是更重要的层面。一般经济学家多围绕GDP,围绕怎样提高一国的GDP来发展经济,但GDP只不过是财富的增加量,不反映背后谁拥有和分配这些GDP。在分配当中牟利,这些(才)是西方御用学者不会明说的不传之秘。”张捷如是说。话虽平和,但不啻于对中国人敲响的一记警钟。

 

面对美国这个手握金融霸权——其核心权力是金融定价权——的超级帝国以及它的帝国实践,我想,传统的国际关系理论和市场经济理论,是不是到了应该修订一下的时候?起码,从现在起,中国人自己应该明白,什么是定价权?它与中国的崛起乃至我们每个人有什么关系?这有助于我们在全球大国坐标系上找到中国的位置,也为中国更准确结实地迈出下一步,确定清晰的路标。

 

为此,每个关心中国未来的人,都应该好好读一下张捷的《定价权》,并细思之。

 

 

2014714

于北京夕照寺
 

( 编辑:向红君)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乔良:敲开金融霸权的内核]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