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时间:2014年07月22日作者:admin

 

深度调查:“天山武林大会”文化创意涉嫌抄袭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最近闹得轰轰烈烈的“天山武林大会”终于热闹收场。虽然人称老年版的Cosplay,让观众是大跌眼镜,弄得一地鸡毛,但最后该出名的还是出名了,该得利的得利了。各方势力各取所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各方媒体却是依然紧追不舍。现有媒体曝出,说本次“天山武林大会”的实际活动策划人是来自台湾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龚鹏程教授还对媒体说,因为中国内地不懂武术文化策划,各大门派掌门人不懂得包装和推广,自己才想尽办法把大家凑集在一起,从服装和道具开始,对各派掌门进行包装,最后以武侠文化为平台,创意和推广“武林大会”。

 

但据我们所知,在中国,首先以“武林大会”这种文化创意形式进行宣传推广的并不是龚鹏程教授,而是另有其人。早在2001年,四川峨眉山就举行了一个叫“五花八叶会金顶”的文化活动,是以峨眉武术几大分支流派“五花八叶”为基础,在金顶举行一个武林大会。2002年,同样在四川峨眉山报国寺,举办了“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聚会”活动,规模宏大,远远超过“天山武林大会”,据相关媒体报道,当时参与执勤的武警和警察就超过1000多人,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现场直播,轰动海内外。当时代表少林参加的是梁以全(释素一),代表武当参加的是游玄德,代表峨眉参加的是吴信良。巧合的是,这次“天山武林大会”游玄德和吴信良又碰面了。

 

创意高手,另有其人。

 

武侠小说和武侠文化对华人地区的影响不容置疑。但来自台湾的龚鹏程教授真的是“武林大会”文化创意的始作俑者么?当年的“五花八叶会金顶”和“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聚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抱着这个疑问,经过多方联系,我们终于采访到了现峨眉武术研究院院长樊斌,也是当年“五花八叶会金顶”和“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聚会”活动的当事人,对当年的活动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以下为采访实录。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当年的游玄德掌门和他的弟子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峨眉武术

 

樊斌院长:那是2001年的时候,我到峨眉山投资文化旅游,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当时的峨眉山市文体局副局长阙龙文。我是川大物理系毕业,但从小就学武术,中学的时候经常看武侠小说,对武术文化非常痴迷。阙龙文是体院篮球系毕业,对武术文化也是非常痴迷,特别是对我的师爷王树田老师那是非常的崇拜。当时他分管武术,又是峨眉山市武术协会的主席,所以我们当时就很有共同语言,很是谈得来。再加上我们两个性格相投,都是很有江湖之风的那种男人,一顿酒下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后来就成了兄弟,平时经常聚在一起。有一天,他过来对我说,说峨眉山市要承办四川省首届武术锦标赛,他想做得热闹一点,做得有影响一点,非要我帮忙。因为当时大家都喝得很高兴,于是我就答应了他,出面协办这个比赛。因为当时他们经费很有限,只给了我4万元,还对我说,兄弟,就这么多了,无论如何你也要想办法整点名堂出来。

 

于是我们两个就经常在一起碰头商量。因为我们当时都很清楚,一个省级的比赛,无论怎么操作,那影响力都很有限;而且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有一个心愿,就是想把峨眉武术好好做一做,推广出去,发扬光大。在当时,三大武术门派里,少林借《少林寺》电影的影响做得最好,武当也做得不错,只有我们峨眉武术当时完全就是一穷二白,一片废墟。于是我就建议要不我们就整个武林大会,把少林武当邀请过来,举办一个三大门派聚会如何?当时他就一拍大腿,说这个好。但主意好是好,问题是我们没有钱,而且这个时候要举办武术锦标赛,一个四川省的武术比赛,你总不可能把少林武当也拉进来比赛吧?何况那个时候我们峨眉武术什么都没有,说不好听的话,连人都凑不起几个,架子都没有搭起来。怎么弄?当下之急还是要把武术比赛给先做了,三大门派聚会的事以后再说吧。

 

但要我们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武术比赛,我们两个也不甘心,也不是我们两个做事的风格。于是我就四处搜集资料,就是要整点名堂出来。最后我决定利用四川省各地武术机构和单位都要来参加武术比赛的良机,搞一个“五花八叶会金顶”的活动,就是要给峨眉武术搭架子,确定我们峨眉武术就是“五花八叶”,简单的说就是5个大门派加上8个小门派,要代表我们峨眉武术到金顶聚会,去参见我们峨眉武术的总掌门。那这个总掌门是谁呢?就是金庸先生。因为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影响,所有人只要一提到峨眉派,那一定就是灭绝师太,就是郭襄。我们决定让金庸先生来出任总掌门,一个可以给我们峨眉武术正名,一个依靠金庸先生的影响,峨眉武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吸引眼球,扩大影响。于是我连夜写了策划案,第二天阙龙文看了后,那是赞不绝口,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就这么干。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当年樊斌院长、党建国、阙龙文和刘绥滨合影

 

本来我们以为金庸先生那里比较难搞定,没有想到,金庸先生是大力支持,同意出任峨眉派总掌门。我们顿时是大受鼓舞,信心百倍。哪晓得就在确定“五花八叶”的时候出了麻烦,就是确定到底由哪些人代表我们峨眉武术出面参见金庸先生的时候出现了麻烦。到底由哪些人来出任这“五花八叶”的掌门,我们两个当时是很伤脑筋。因为当时时间很紧,比赛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所以我们两个就决定暂时由峨眉山当地的一些武术代表人物来代表“五花八叶”参加金顶聚会,这里面就有党建国、张林、李保民、王超等人。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麻烦,什么麻烦呢?主要是两个。一个就是青城派的刘绥滨是坚决不肯承认青城派属于峨眉武术,他要自立门户。后来就有家报纸炒作了一个什么“峨眉派要踏平青城派”的噱头,看上去整得两家简直要火拼似的,很扯眼球。于是我们就把刘绥滨找来,因为他和我的几个师傅是师兄弟,都曾经在王树田老师的门下学过,平时感情都联络到的,那是非常的好。所以当时我、阙龙文、党建国、张林、王超等人,还有当时峨眉山市分管文化的副市长李珉,因为他是刘绥滨的小学同学,当时我们几个人就在街边的一个麻辣烫小店里吃饭喝酒,就是要劝刘绥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要给我们扎起。这个聚会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我们几个人,还有峨眉山市的领导,大家就在一个街边的小馆子,吃点麻辣烫,喝的是几块钱一瓶的龙池白酒(峨眉山特产),搞定的这个事。

 

刘绥滨的事情刚刚搞定,又来了一个麻烦。因为当时我和阙龙文是临时凑齐“五花八叶”的,王超刚好被分到僧门的掌门。没有想到,成都的何伟祺老师就带了几个弟子跑到峨眉山,说自己才是僧门正宗,才是僧门掌门,非要和王超比试一下僧门的武功。本来党建国老师曾经跟到僧门传人彭元植老师学过僧门武术,但因为当时其他如字门和化门都找不到人,所以就让党建国老师去做了化门掌门,却让王超做了僧门掌门,于是就引起了何伟琪老师的不满,吵着要比武。最后何老师在峨眉山呆得有两三天吧,坚决不肯走,弄得我们当时头都大了。比赛马上就要进行,活动马上就要举行,大家却还是闹成一团,连个“五花八叶”都搞不定,到时候怎么会金顶?怎么参见金庸总掌门?

 

就在这个时候,金庸先生那边却突然来电,说是突然病了,不能按时来峨眉山。说真的,当时我和阙龙文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当时媒体已经把峨眉武术吵得是热火朝天,已经达到了我们的目的。现在金庸先生不能来,我们也可以安心的做武术锦标赛了,其他人也无话可说,这样至少还可以保持我们峨眉武术的内部团结嘛。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樊斌院长在四川首届武术锦标赛上致开幕词

当时武术锦标赛做得很成功,当时的武管中心主任刘泰福老师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比赛的最后一天,连省武术队也赶到峨眉山给大家做表演。当时省武术队的总教练就是现在的武管中心主任任刚老师,我们也在一起喝过酒。当时他是亲自带队,队员们表演得非常精彩。特别是当时表演的刀枪对练和空手夺枪,让我印象是非常深刻。当时观众那是人山人海,掌声如雷。刘泰福老师当时就对我和峨眉山市的几个领导说,说场面简直比他们去参加的国家级比赛都还要热烈,都还要火爆。当时一个德国武术代表团也是慕名而来,他们的总教练是个黑人,亲自到场子里给我们表演了一段武术。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开幕式的时候,我们请的一个女歌手本来要演唱《五星红旗》,结果她一上场,看到人山人海的场面,当时就给搞晕了,竟然忘词了,把领导们和观众们给笑惨了。当然,我那是尴尬惨了。因为这毕竟是我承办的比赛嘛,而且还是我们四川省首届武术锦标赛。

 

三大门派,武林盛会。

 

樊斌:我们都知道打铁要趁热这个道理。所以武术锦标赛一结束,我就和阙龙文开始商量起搞三大门派聚会的事来。我们很多人都晓得,武侠小说里有八大门派。其实,在八十年代,中国武协认定的三大武术体系就只有峨眉、少林和武当。在这三大武术体系里,我们峨眉武术的拳种套路最多,有1600多种,占了整个中华武术的90%以上,可以说是集当今中华武术之大成。少林和武当的拳种套路都还不到峨眉武术的一个零头,他们只有500多种。我的一个师爷叫李毅立,是重庆那边武林的权威,人称武林活字典,他对我们中华武术那简直是如数家珍,知之甚多。他当年参与了峨眉武术的挖掘整理和保护工程,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其他地方有的武术,我们峨眉武术几乎都有;而我们峨眉武术有的,其他地方不一定有。就是说峨眉武术博大精深,集当今中华武术之大成。那么这个原因是怎么造成的呢?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峨眉武术一直以来就有兼收并蓄的传统,在历史上又经历了好几次武术大融合。特别是抗战时期,以朱国福老师为首的中央国术馆广大师生入川,极大的丰富了峨眉武术的内容,让我们峨眉武术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和境界,真正确立了峨眉武术在当今中国武林的霸主地位。(笑)。你们可不要以为我在说笑,我知道你们很少接触武林,对真实的武林可能知道的甚少,对我们峨眉武术的认识还远远不够。

樊斌:在近代中国,要说代表中华武术的最高水平,那肯定就是当年的南京中央国术馆,这里也包括其他一些省和地方的国术馆,但肯定以南京中央国术馆的水平最高。就是我们现在的整个中华武林,也基本上是以这个为底子的。我给大家说几个人,你们就知道当年的中央国术馆对我们今天的中华武林的影响有多大了。我们成都的王树田老师,也是我的师爷;还有郑怀贤老师,他是成都体院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我们中国武术协会的第一任主席。重庆那边的李毅立老师,武汉的温敬铭老师,北京的张文广老师,云南的何福生老师,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们中国武林的泰斗级人物。可以这么说,我们新中国的中华武林,就是他们这些前辈扛起来的。他们当年都是中央国术馆的,是朱国福老师的弟子。抗战前夕,朱国福老师带领这些弟子入川,也就把当时整个中国的武术精华带进了四川,极大的丰富了峨眉武术的内容,奠定了峨眉武术现在的实力和基础。以前有些前辈在研究峨眉武术的时候,有很多问题绕不过去,总觉得峨眉武术太复杂,太科幻,很难把握,很难研究。后来我提出一个观点,我们可以把近现代峨眉武术划分为两个时期,就是以抗战为时间点,把之前的称为峨眉武术旧时期,这里的研究主要是以研究袍哥文化为主,因为那个时期,袍哥就是峨眉武术的主要继承者和传播者。从抗战开始,也就是中央国术馆入川开始,我们称为新时期,这段时期峨眉武术的主要特点就是各地优秀拳种和代表性人物纷纷入川,峨眉武术的内容得到空前的丰富和扩张,峨眉武术达到了历史上一个空前的高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朱国福先生就是我们新时期峨眉武术的带头人。经过这么划分,一切就比较明了,研究就有了方向和目的,研究起来就比较快。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樊斌院长接见德国武术代表团

樊斌: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不好的现象,就是有些人抱着一些简单的所谓传统的峨眉拳种,就说自己是峨眉武术正宗,这很可笑。这是无视历史,也无视现实。我们也见过这样一些所谓的峨眉武术套路,其实就是自己瞎编出来的,从长拳那里取几招,或者从太极那里挖一点,胡编乱造,最后再取一个扯眼球的名字,就说自己是峨眉正宗。其实这些东西在行家眼里,就跟送仙桥的那些歪瓷器一样,做得再花哨,那也是歪货。另外,我一直认为,峨眉武术要发展,一定要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特别是韩国跆拳道的发展经验,可以给我们很多借鉴。峨眉武术太庞大太复杂,我前面说过有1600多种,你不可能把所有的拳种和套路都推出去,你必须得有选择,得推品牌拳种,品牌套路,品牌功法,就是要从这1600多种选择出一些容易推广的重点拳种,作为试点,力争突破,最后带动整个峨眉武术的大发展。经过研究比较,我们研究院认为,形意、太极、八卦这些都成有自己的体系,内涵丰富,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影响也是巨大,流传甚广,口碑良好,比较容易推广。最重要的是,在这三大内家拳体系方面,我们峨眉武术还有自己独到的东西。比如说,目前在四川流传很广的形意,是从朱国福先生那里传下来的,但与河北形意或者山西太谷的形意区别很大,在理论研究和实践上我们可能走得更远一些。再比如说,目前四川太极主要是杨氏太极,是从李雅轩老师那里传下来的,我就是从林墨根老师那里学的杨氏太极。我们四川的杨氏太极,和其他地方比较,在太极散手上面也很有特点。现在太极在四川的群众基础很好,影响巨大,普及水平很高,推广起来也比较容易。特别是在成都地区,太极推广做得很好,参与人数众多,几乎各个社区都有专人教学。这个就是找准了突破口。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峨眉武术蝎子拳

樊斌:我们扯远了。不好意思。我们回头继续说三大门派聚会的事。当时我和阙龙文决定要做三大门派聚会,首先就是要确定三大门派究竟邀请哪些代表人物参加。我们很多人受武侠小说的影响,对武术多有误会,比如一说到少林武术,大家都会以为是少林寺;一说到峨眉武术,那不是尼姑就是和尚,其实这都是受武侠小说的影响,对真实的武林认知很少。在当时,少林寺里面并没有会武的和尚,因为那个时候少林武校的一些老师们还没有剃发出家做和尚。(笑)。所以当时阙龙文和我就决定邀请梁以全老师。因为当时梁老师的武校,可以说代表着当时少林武术的最高水平。关于武当,我们最后决定邀请游玄德老师。那为什么不是钟云龙呢?主要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两人当时都认为游玄德老师看上去更有仙风道骨之感,形象更好。(笑)。少林和武当确定以后,最关键的就是确定我们峨眉武术的代表性人物。当时我们都认为王树田老师肯定是最合适的了,但考虑到他年纪比较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个是民间活动,到时候肯定免不了有些炒作,害怕给德高望重的王树田老师带来一些负面影响,那我们的罪过不就大了?所以最后我们确定了吴信良老师。吴老师做为“蓉城三杰”之一,无论是武功还是武德,都很得四川武林界的赞许。“蓉城三杰”就是肖家泽,傅尚勋,还有吴信良。在当时成都武林界,也可以说在我们整个四川武林界,那都是大神级人物。肖家泽和傅尚勋都是王树田老师的亲传弟子,我都得叫师伯。吴信良老师当时被称为“武林秀才”,他对峨眉武术和武术文化的研究很深,特别是在一些峨眉特色拳种上很有自己的东西,到时候肯定能给我们峨眉武术增脸面。(笑)

樊斌:其实这个也很简单。就是我们三大门派聚会,对外说是武术文化交流,但到时候人家肯定还是要拿我们三家做个比较。当时我们峨眉武术名气最低,外面对峨眉武术知道得很少,甚至有些不屑和轻视。所以当时我和阙龙文还是很动了一些心思。我们认为,武当,那多半就是以内家功夫和剑法为主,普通观众对武术不了解,到时候最多认为剑走轻灵什么的,不会有多大想法,对我们威胁不大。倒是少林,一干小和尚连翻几十个跟斗出来,到时候把个手中的棍子打得啪啪作响,老百姓就会认为这才是武功,对我们威胁最大。所以我们两个就决定了峨眉武术在表演上一定要上难度,一定要搞新惊奇,一定要让观众对峨眉武术印象深刻,所以后来大家看到峨眉武术出的猴棍、蝎子拳、猛虎拳这些,活灵活现,让人大开眼界,大喊惊奇。没有办法,这个就是表演,有时候比真功夫更能吸引眼球。有句俗话不是说得好么,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三大门派聚会

樊斌:确定了这些方案以后,我因为生意上的事就回成都了。后来的具体操作都是阙龙文一个人在做。他的执行力那是没说的,厉害。这都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我不敢贪功。后来他找了成都的一家广告公司帮忙。在活动前两天,他给我电话,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看一看。我于是就回峨眉山。比赛那天很热闹,就在报国寺门前举行。不只是峨眉山市,还有乐山市的几乎所有主要领导,都到现场观看。当时峨眉山佛教协会会长永寿,把他的师父也都抬了出来,撑着黄伞盖,坐在两旁观看。永寿的师父就是那个百岁高龄的高僧通永大师,也是后来“峨眉七雄”拜的那个佛门师父。最难得的是,那个场子本来就不大,却来了好几辆卫星直播车。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活动全球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场直播。据说台湾东森电视台本来过来只是采访一下,后来发现项目太大,于是就改变主意,花费巨资从某电视台租用了一台转播车,进行全程直播。

樊斌:整个活动,当时是动用了1500个警力。峨眉山和乐山的警力不够,于是连预备役部队都上了。这让台湾香港还有新加坡那边肯定是大开了眼界,都说不可思议。这也反映了阙龙文,还有峨眉山乐山两地政府的执行力度和超高的工作效率。整个比赛很精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当时游玄德舞的八卦游龙剑,少林的童子功,还有我们峨眉武术的猴棍和蝎子拳。最后为了展现峨眉武术的实力,阙龙文还让乔正权老师上去表演了硬气功,就是用几十斤重的鹅卵石砸手臂,最后鹅卵石被砸成两半,但手臂却安然无恙,把整个场子都给镇住了。

樊斌:这场三大门派聚会的活动,无论是从比赛内容,还是交流方式,还是整个活动最后的影响力,绝对都可以算得上是扛鼎之作。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到过其他类似的“武林大会”活动具有这样的影响力。现在的武林大会,无非就是邀请几个所谓的掌门,上去摆摆POS,照几张相,或者搞一些二不挂五的论坛,与我们当时三大门派是较了劲的比赛完全不同。当时游玄德和吴信良两个老师,那都是亲自上阵,哪里像现在几个所谓的掌门,坐在椅子上摆起架子喝茶,喊两个学生上去走一圈就算完事,那是对不起观众,也对不起我们做为一个武术从业者的良心。最后我要说的是,三大门派在峨眉山报国寺首次聚会,它本身就具有新闻炒作点。它不但展示了传统武术文化的交流,也展示了我们现代武林三大门派的教学成果,这里面既包含有武侠小说的传统思路,那就是门派和门派聚会的概念;又具有现代武术教学和表演的特点,算是对三大门派的武术特点做了一个全面的展示,可以让大家知道武术并不是武侠小说说的那么离奇,但也许比武侠小说还要更精彩。最后,做为一个武术从业人员,做为一个武术文化研究者,能够有幸为这样一次盛会做点工作,我是非常开心和激动,这段记忆也值得我永久珍藏。最后,谢谢大家。祝愿龙论坛办出自己的特色,越来越好。

 

 

 

 

   

结束语:最后我们想问一句,当年龚鹏程教授还在台湾的时候,是不是也看过东森电视台转播的《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聚会》?

 

 http://www.longbbs.cn/Item/Show.asp?m=1&d=18499

( 编辑:向红君)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红德网专访:樊斌院长回忆三大门派聚会细节]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